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白浪滩上,那些吃海的村民

2023-06-02 05:03:09 6

摘要:□ 本报记者 韦 佐 黄虹源 通讯员 罗丛盛 6月3日中午,阳光遍洒在江山半岛白浪滩上。尽管当天是工作日,又是一天中阳光最猛烈的时候,但还是有不少旅游大巴缓缓驶入。游客们或坐在林荫下看海、聊天,或抱着救生圈下海。作为国家AAAA景区,白浪滩...

□ 本报记者 韦 佐 黄虹源 通讯员 罗丛盛

6月3日中午,阳光遍洒在江山半岛白浪滩上。尽管当天是工作日,又是一天中阳光最猛烈的时候,但还是有不少旅游大巴缓缓驶入。游客们或坐在林荫下看海、聊天,或抱着救生圈下海。

作为国家AAAA景区,白浪滩沙滩平阔、滚浪如雪,风光迷人,素有“东方夏威夷”、“南国第一滩”之称。因其沙滩坡度小,最高潮与最低潮的潮差带长达上千米,可同时容纳数万人洗浴及从事各种滨海休闲体育运动,因此近年来游客激增。如今年5月30日至6月1日,景区共接待游客7.12万人次。仅5月31日,单日游客达到3.5万人次。

大量涌入的游客给当地村民带来了商机。这些世代耕海、靠海吃海的村民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在自家门口围着游客忙碌,并过上了平淡而富足的生活。

第一代“伞民”的海滩岁月

“中午太阳太大,来游泳的人不多,不像周末或节假日,忙都忙不过来。”旁边一位太阳伞摊位的老板告诉我们。这位老板叫冯发昌,江山镇潭西村西现组人,很早就从事太阳伞摊位租借的行业了,“我干这行15年了,我们家算是在大平坡最早做这行的。”冯发昌说道。

冯发昌是一名退伍军人,1977年在湖南当兵,参加过保卫祖国边疆战斗。当时是一名后勤兵,负责油料供应,1981年退伍回家。2000年,在家务农的冯发昌发现来大平坡游泳的游客越来越多,而那时的海滩基础设施还未完善,游客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都是直接在汽车旁换好衣服就下海。沙滩上也只有几把太阳伞零散地立在那里。冯发昌瞅准这行有发展前景,也买了几把太阳伞立在沙滩上,在旁边摆起了小摊,干起了小本生意。租借一套太阳伞及桌椅,收10元,有五六套。游客租一次一般也就待上两个小时。游客多的时候,一天有10多套次,也算一笔不小收入。“当时包括我在内,只有五六家在做这个,收入挺不错的。” 冯发昌感慨道,“现在,已经有100多人在做这一行啦。大家做,都有饭吃,是好事。”

如今,租借一套涨到30元了。冯发昌还是只备五六套太阳伞。一个人忙不过来。冯发昌说,快60岁了,体力不如从前了,一般每天下午6点多钟就收摊回家。“下午5点钟过后下海游水的人比较多,但钱哪里赚得完,还不如收摊回去喝米酒。”他很知足地说。

“吃大排档一桌其实没有那么贵”

开大排档的村民梁立天,是白龙村火烧墩组人,与冯发昌年轻时相仿,也是退伍军人,当年所在的部队还是战斗部队,参过战。

梁立天在距离白浪滩景区开了一家300多平方米的农家风味海鲜大排档。每天一大早,他就开个电动小三轮车去15公里外的港口区菜市买菜,来回一趟近两个小时。

梁立天在白浪滩经营大排档十几年。“我们这里是景区嘛,平时来吃饭的人比较少,节假日比较多,像今年五一、六一就很多人提前打电话来订餐。” 梁立天说,“人最多的时候会坐满整个大排档。”当问起一天最多有多少桌时,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保密似地说:“有二十多桌。不过,平常只有五六桌。”

记者问起吃一顿普通海鲜费用时,梁立天说:“10个人,一般500元上下也可以了,不含烟酒啊。当然了,要点石斑鱼,海虾,就很贵了,像最正宗的原生态海虾,市场价1公斤160元。一般游客不会点啦。”

十几年的排档经营,梁立天让家里的生活越过越好。“我的孩子们都开上小汽车啦,只有我还开着小电驴。”他开玩笑地说。

如今,很多村民都在景区里开大排档。景区里的大排档有50多家。

“希望更多游客在海边住夜”

白浪滩景区或周边,上档次的乃至星级酒店,或早已开发或正在开发。而近年来,周边村民也随之开起了农家小旅馆。

像冯发昌、梁立天等人家,可是多种经营。如冯发昌一家,又开排档又开农家旅馆。他分配给子女们管理,自己则跑海滩,租借太阳伞摊位。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冯家的小排档变成大排档,铺面越扩越大,前几年还开了一家农家乐宾馆,小生意是越做越红火。梁立天除了开排档,也开起了农家旅馆。

白浪滩景区中心附近的海岸,游客相对少一些,但环境更接近原生态,一些游客喜欢到那里吃饭休闲和住宿。由此白浪滩景区周边的饮食与农家宾馆的生意都很红火,仅距离白浪滩附近一公里左右的海滩就有十几家农家宾馆和多家海鲜大排档。

一位侯姓老板娘说:他们所处的地段较偏,游客沿着海滩走着走着,就会发现沙滩与白浪滩一样宽平,浪一样白,但人少,喜欢清静一点的游客,就在这里吃饭,玩海,或住宿。在她那一带过夜的,一般多是熟人介绍过来的,或是游客们回去了,再介绍朋友们过来的。游客很多是南宁、柳州、桂林的,还有外省的。每到节假日或周末,客房都装不下,平日客就少很多。不过,是自己家建的楼开的宾馆,能做多少就多少,反正只赚不亏。

“建起农家小宾馆的钱,当然是由开大排档赚来的。”这位侯姓老板娘说。

一般住夜的游客,都想下海亲身体验一下渔民劳动。也因此,衍生出一个近于娱乐的包船出海捕鱼休闲项目。一位杨姓船主说:“只要不是恶劣天气,游客什么时间想下海,我都可以带他们去。”去的时间、里程、人数所需费用,可当面议好价,然后出行。“有的人刚出海一二十分钟,就晕浪了,那只得返回。”杨船主替他们感到遗憾。

和冯发昌、梁立天有着一样当兵、战斗经历的白龙村细村组人刘欢,当年担任过白龙珍珠养殖基地的保卫科长,自己也养过珍珠,现在养着虾。平日,他收购海虾、海螺、螃蟹等等,贩卖给景区各大排档。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景区里忙碌转悠。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对于生于斯长出斯的村民们,只要勤快,只要肯出力肯动脑,在家门前这片辽阔的海滩上,就能吃出一片好光景来。

白浪滩一角(资料图片)

距离白浪滩一公里处的小渔村,许多村民经营着临海宾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